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    头条号    简书  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联系方式您好,欢迎光临扬州古琴网,传承艺术,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琴文化 >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时间:2021-08-23|来源:扬州古琴网|编辑:于知文|点击:

在遥远的青海高原深处,有一汪美丽的湖,她的名字叫茶卡盐湖。

这是一个连接着前世和远方的时空,银波粼粼,白云悠悠,恍若一个轻盈、澄澈、美丽的梦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在雪山草原之间,远远的,就见一道雪线,白亮白亮地,刺人的眼,仿佛是雪山之间飘落的一条洁白的哈达。

追着雪线走,一不提防,就到了一个天和云、和山一起倒映水中的湖面。

在湖中,雪,照出了自己的影子;云,也照出了自己的影子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盐湖上的人,远远望去,如仙如梦,妆点着美景。

流水在白云上轻缓地流过,茶卡盐湖就像是落在雪山群峰之间的一面镜子,是一面天空照着白云的镜子。

镜中,还有一个个圆形的水洞,溶洞之下盐花如水晶,似珊瑚,宛若盛开的雪莲花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天和地紧紧相拥着,这里就是世界的尽头,不再有天涯。

行走在这时空交接的地方,一不小心就会走到时空之外。

这梦幻的天境,如梦似幻,带人走进童话一般的世界里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时空凝滞,忍不住去触摸那水中的云朵,却捧到了一把晶莹细碎的盐雪。

此刻,阳光透射下来,湖面上活泼起来,涌满着诗行一般的明波。

一道道,粼粼着,像无数双美丽的眼在眯动着笑意。

漾着光色的水波,笑着跑向远方。

远方茫茫无际,除了天边隐隐的远山,便只有天上缭绕的白云了。

风起处,远方连起白云,白云飞来眼前。

一时,盐湖如玉,如雪。

此际,不是人间,而在云间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上下天光,一派澄澈,令人不知今夕何夕。

只有的,是一盏恍若从天而来的细船,又薄又小地停泊在水中央。

那上面,应是只有轻盈的仙女才能乘坐的。

小船玲珑细小,似乎,只要一缕风来,它就会在盐湖上漂移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于是,这一面天空之镜,集齐了一切的光亮,凌乱和飞舞着风的影子。

风影之中,驾乘八骏的穆天子,从万里西巡的冲天尘烟中,蓦地突出而来,至此仙海瑶池之上。

在宝镜一般的湖面上,穆王怀着敬慎之情,顿感心宁身轻,不觉飘拂飞动,刹那挪移,与见威仪美丽的西王母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琴乐清泠,有凤来仪;娘娘天子,美人盛姬,于此昆仑瑶池,宴饮酬酢,餐英食玉,对山邀月,把酒临风,相与谈生去死,论道修仙。席终,西王母斫玉相赠,周穆王兴尽而返。

这一场无关欢爱的风月,是最古穆纯净的风雅,于今已难觅去处。

一触念这千年的传说,双足便不由自主地轻轻地踏入水中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人一入水,衣袂立时飘舞起来,整个人,像要起飞的样子,这就要凌波而去了。

站在浩渺无涯的盐湖中央,仿佛站在时空终结的地方,人的身心都会变得很轻很轻,像一只挪移的小舟,一只飞动的小鸟,一片飞升的云烟。

心旌摇荡之间,仿佛,只消一摇首,身体便可在天光云影变幻徘徊之间飞升挪移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是的,哪怕只消一方红色的披巾,就可获得云端的记忆和如仙的体验。

远山永远无言,镜湖依旧脉脉。

却见天中白云在风里一下幻出盐湖女神穆瑶洛桑玛的身影,旋即又变成西王母婀娜揖手的身形,座下莲云在湛蓝里飘移着,西天怒云若车轮滚滚、万马奔腾,仿佛是周天子留下的历史和神话的云烟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原来,这一番千年之前的相遇相欢,难不成是先人望云之下的想象?

这是一个无人能回答的问题。即使早如屈原,在曾罹难不遇时,他发愿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。

而他求索的第一个去处,就是“饮余马于咸池兮,总余辔乎扶桑”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扶桑在国之东,咸池在国之西。

这咸池,就是盐湖,就在茶卡。

满腹牢骚的屈夫子,所最向往的也是“与重华游兮瑶之圃,登昆仑兮食玉英”。

那里,瑶池明波如镜,昆仑雪峰若玉,明君宽厚仁爱。

想来,在屈原的内心深处,人间最逍遥之地,不过是穆天子与西王母相遇相欢的地方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当年,金庸在《书剑恩仇录》中,也曾将陈家洛与回部首领木卓伦之女喀丝丽初遇的场面,安排在一片湖面上。

那是一片湖冰与瀑声、鸟声交响的水面,喀丝丽的明艳绝伦还掩映在湖水与林木之间。

如果,那面湖就是茶卡,恐怕就丝毫不需要喀丝丽潜水入林的这般动作了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她只消静静地伫于水中,脖颈里飞动着洁白的头巾,点缀在这片纯净的天地里,就足够陈家洛如醉如痴了。

还有那个最是风雅不过的乾隆皇帝,据说对这湖中的青盐,是非常情有独钟的。

他曾专门下了诏书,将这茶卡盐湖的私采改为官采,然后由牦牛、骆驼经丝绸之路运往关中,再送入宫中,以保障己用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遗憾的是,写了四万余首诗的乾隆皇帝,终其一生也未曾领略过盐湖景致的美,要不,他的风流戏说里就不会永远只有江南了。

在盐湖里,可不只是有美妙的神话和传说,不只是有飞入寻常百姓家的盐,还有用作新能源的锂,呵护粮食生长的钾,用在玻璃陶瓷行业的硼,以及化作国之重器、用于航天军工的镁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而这一切的传说,所有的矿藏,都源自于大地曾经的那一场沧海桑田。

亿万年前,在大地痉挛、山海颠倒的时刻,这一片没能奔腾入海的湖水,被永远地驻留在高原上,在海拔3000多米的高地上,凝结成一颗大大的眼泪,在酸涩与咸苦中,承载着世间最干净、最纯洁、最梦幻的记忆。

它是上帝的眼泪,是天地的结晶,是大海残留在人间的气息,是大地对于大海亿万年的记忆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千百年后,这片湖水习惯了眼泪和孤独,不再向往激荡与辽阔,不再翘首东望眺望大海,在平静的明波里,永远映照着蓝天,在心底放牧着羊群一般的白云。

山河轮转,沧海桑田,谁能说天地无感于苦痛别离?人间悲欢,亦未见得逾此撕心裂肺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站在茶卡盐湖的水畔,我的脑海中始终萦绕着两个挥之不去的问题。

在还没有成为唐蕃古道要冲之前的时光里,在那个屈原心神想往而不能至的年代,茶卡盐湖是否绝无人迹,那个时候,茶卡盐湖,究竟是怎样纯粹的一幅画面?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而我最想知道的是,那第一个与茶卡盐湖相遇的世间之人,当他或她,牵着白牦牛或骑着棕色的骆驼,奔着雪线而来,触目看到茶卡盐湖这面绝世独立的天空之镜时,又该是怎样地屏住呼吸,怎样地摇撼着每一根神经在内心深处呼喊?

他或她,是惊叹于天地时空终结处美轮美奂的喜悦,还是共感于天地若镜片碎裂、湖面若眼泪凝结的伤心?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 

盐湖如镜,映照的是美的喜悦,还是泪的伤感?

这一面空旷而又宁静的天空之境,是否照见你久违的梦境?是否擦净了你心底的尘埃?是否照亮你内心的天空?

你可知?这一面镜子,这一池湖水,它并不在天边,而在人的心中。

如梦如幻的茶卡盐湖|于知文

Copyright ©2014-2020; 扬州古琴研究会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扬州唐风宋韵文化发展有限公司